费孝通(五):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

作者:文/杨春华 图/高玲 日期:2020/1/7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919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谈谈调查研究》一文中强调指出,“调查研究不仅是一种工作方法,而且是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得失成败的大问题”“调查研究是做好领导工作的一项基本功,调查研究能力是领导干部整体素质和能力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广东考察工作时的讲话》中指出,“到边远地方去,同群众聚一聚,见一见,聊聊天,有什么不好?有些地方待上一天也可以,把情况摸透了,心中更有数。搞得深一些,比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走好几个点效果要好。关键是不要弄虚作假。”

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民盟中央原主席费孝通先生三四十年代在云南大学任教期间,只身数次分别深入楚雄州禄丰县开展社会调查,撰写了《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等著名的调查报告,提出既符合当地实际,又具有全局意义的重要发展思路,在全国乃至在国际形成广泛社会影响,也留下许多调研作风务实的佳话和轶事。对费孝通先生在禄丰开展的田野调查再作抽丝剥茧的观察和细致入微的研究具有积极的意义。

80多年前,在当时各种条件异常艰苦的时期,费孝通先生在禄丰的“禄村”“易村”开展为时数月的社会实践调查,是不是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据了解,费孝通先生在禄丰开展“田野调查”时的住所,或住村民家,或住“公房”。住村民家是需要了解情况、掌握民情,住“公房”是避免扰民,便于整理素材和书稿。其实,费孝通先生在禄丰开展“田野调查”时对住所的选择,远不是一句简单的判断所能回答。

那么长的的时间在两个小村里开展深入调查研究,是固定地住在哪一家?还是轮流着住,一家住几天?还是自己住?都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披览手中可以查找得到的所有资料,比如《禄村农田三十年》《重访禄村》《江山代有才人出》《云南三村》序等,均未述及。

当我们深入到“易村”“禄村”的时候,当地村民便很高兴地告诉我们,费孝通先生当年开展田野调查不仅住在农户家,还住在村后的小庙、村前的文昌宫,他不喜欢打扰人家,当然也需要一个人静静地整理白天调查的素材。在李珍庄村,九渡村委会书记毕长华还带着我们,一家家到当年费孝通先生住过的农户家,告诉我们据村里的老人说费老当年住在哪间,住了多久等等。在几户当年费孝通先生曾经住过的村民家的院落中,毕长华不是抚摸着那些斑斑驳驳的木门,就是凝视着那些刻印着“大字报”的土墙,感叹道费老的或挑灯夜战、或洒扫庭除,或与民乡亲、或挑水洗菜,细细碎碎、滴滴点点都是诸多极易做到却又变成难以做到了。

说及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村里开展调查研究时住过的居所,毕长华异常地感兴趣,来精神了,很干脆地说:“走,到村后的山坡山看看费老住过的地方。”

费孝通先生居住过的这个居所,是一个小庙,现在已经十分破败不堪,风烛残年。我们一行人,大约爬了十多分钟的坡,就到了。我们在那里拍了几张照,已经难以想象80多年前,费孝通先生开展长时间的社会调查研究时竟然选择在这么一处偏远、简陋、不遮风挡雨的小庙居住下来,仅仅是不忍扰民、静心写作么?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却似乎没有找到答案。

站在小庙的门前,往西望去,李珍庄村尽收眼底,炊烟袅袅地升起,弥漫,弥漫,升起,远处如黛的青山、碧绿的翠竹、平阔的田畴在蓝天下,静谧着,缄默着。

“这里是费孝通先生居住过的小庙,住了一段时间后,村民们觉得,费老离大家远,没电没水,有狼有虎豹,不放心,便把他请到村子前面的文昌宫里居住。那里,离村近,前面是田地,后面是村子,更好住一些。”毕长华说,“走,咱们还是一起走下去看看,你们来一场,一处一处地看看费老当年在村子里搞调查研究的地方,才感受得到他老人家的精神、他老人家的风范。”

文昌宫显然比村后的小庙要好得多。但椽腐墙蚀、木柱凋落,蒿草萋萋、蜘网猎猎,一派狼藉。

我们只静静地听毕长华介绍费孝通先生当年居住在这里的那些时日里的琐事,一个也不出气,就连走路都把脚步放得格外轻,仿佛惊扰了费孝通先生幽守在这里的魂。

从李珍庄村到在大北厂村,我们刚好进村就遇见该村时任高峰乡党委书记的王育敏周末回家,正准备出门返回高峰乡去上班,知道我们来拜谒寻找费孝通先生的足迹,他很高兴,还有些兴奋,带着我们一家家地一边走一边向我们详细介绍。“

这眼是费孝通先生曾经汲取饮用水的古井,是他经常在这里洗衣洗菜的地方。”王玉敏说,从这里出去,往西拐,数十步,就是费孝通先生曾经居住的地方。

最近,实施“棚改”,推进“棚改”,费孝通先生当年居住过的民房也在拆迁之列,不日,这些见证着一段辉煌历史的民房将被新的规划建设所取代。费孝通先生居住过的民房也将不复存现。毕竟它们是国家领导人住过的民房,是大北厂村人代代相传、念念不忘的费孝通先生住过的居所,个个都很怀念它,拆了觉得很惋惜,但谁也无法阻止历史前进的车轮、社会发展的洪流。王育敏这个汉子在介绍这些情况的时候,分明地难以掩饰内心的情愫,淡淡地说,还是应该给它保护下来,应该保护下来。

老实说,费孝通先生开展社会调查研究居住过的地方真触动了我的笔端,但还是不去描述这些住所了,因为,在这里,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

 

 

 

 

CopyRight © 2016-2020 中共楚雄州委统战部 All Right Reserved.

主办:中共楚雄州委统战部     地址:楚雄州政务中心

技术支持:楚雄州点击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电话:0878-8980358 邮箱:cx_js@163.com

滇ICP备16001593号-1 访问量:2622364

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