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河长制实施情况调研

日期:2020-01-05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韦薇点击:52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意见出台后,省委结合云南实际,在全国率先提出河长制覆盖全省河湖库渠、建立五级河长制、实行三级督察机制。省州市主要领导亲力亲为督导指导,把河长制作为争当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重要抓手,坚持把推行河长制作为贯彻“水十条”、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重要内容,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要举措,采取有力措施,切实抓好落实,河长制各项工作全面推进并取得阶段性成效。根据九三学社云南省委会2018年参政议政课题立项工作安排,九三学社楚雄州委组成了调研组,深入楚雄州禄丰、南华、武定等3个县,楚雄市10所乡镇查看河段和水库听取介绍、查阅资料、召开座谈会;实地走访大理州洱海、双廊镇,红河州开远、蒙自、建水等地,通过发函形式了解玉溪市、德宏州、文山州河长制开展情况。分别访问了楚雄州、玉溪市、曲靖市政协领导,楚雄州河长办指挥长等获得第一手调研资料,同时组织部分学生到家乡附近查看当地河长工作情况。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云南省河长制工作开展的主要做法

一是制定了工作方案,建立了组织体系。2017年4月27日,中共云南省委办公厅、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了《云南省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意见》(云厅字〔2017〕6号),明确了云南省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工作方案。省河长制领导小组印发《云南省全面推行河长制行动计划(2017—2020年)》,截至2017年11月30日,云南省16个州(市)、129个县(市、区)、1395个乡(镇)均已印发河长制的工作方案。部分州(市)、各乡镇也结合实际工作需要,出台了工作方案。全省建立了以各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担任双组长的河长制领导小组,各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别担任总河长、副总河长。明确云南省河长制办公室设在省水利厅,全省16个州(市)、129个县(市、区)已全部建立河长制办公室。各级河长办建立了相应的工作机制和制度,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建立了省、州、县、乡、村五级河(湖)长体系,明确五级河(湖)长67928名,其中省级16名,州(市)575名,县(市、区)6743名,乡(镇)26469名,村(社区)34125名,并在主要媒体上进行公告。

二是制定相关政策措施和宣传平台。云南省正式印发了河长会议制度、信息共享制度、信息报送制度、工作督察制度、考核问责和激励制度、验收制度等6项制度。结合云南省实际印发了省级河长巡查办法、省级部门联合执法办法、省级工作督办办法、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办法等4项河湖管理保护相关政策,全省16个州(市)、129个县(市、区)、1395个乡(镇)六项制度全部出台,部分州(市)结合实际,增加了配套制度。

三是规范设立河长公示牌。截至目前,云南省16个州(市)、129个县(市、区)、1395个乡(镇、街道办事处)共规范设立河长公示牌34280块,其中省级河长公示牌314块,州(市)级河长公示牌1817块,县级河长公示牌9478块,乡级河长公示牌14131块,村级河长公示牌8540块。各级河长公示牌均标明了河长职责、河湖概况、管护目标、监督电话等内容,部分地区还设置二维码,公布河长电话等重要信息。

四是高位推动,监督检查和社会监督全面落实。巡河巡湖常态化。省委书记陈豪同志以省级总河长和抚仙湖省级河长身份,开展巡河巡湖,研究部署抚仙湖治理保护。省委副书记、省长阮成发同志以省级副总河长和洱海省级河长身份,到洱海巡湖,研究部署洱海抢救性治理保护。省委副书记李秀领、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副省长张祖林等省级河长先后对河长制工作出了近30次批示,对河长制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和督察督办。充分发挥人大、政协的监督作用,全面建立省、州(市)、县(市、区)三级督察体系。全省已聘请市民、学生、民间志愿者做社会监督员,共4475人,其中省级344人、州(市)级909人、县(市、区)级3222人,参与河湖管理保护。

五是推进河长制宣传信息平台建设。省水利厅门户在网站上开辟了“落实绿色发展理念,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河长制宣传专栏,对河长制工作实施方案、工作推进情况及重要河湖管理保护情况进行信息发布,主动接受社会公众和媒体监督。在《人民日报》《云南日报》《中国水利报》等报纸上专题报道我省推行河长制情况。各地州(市)加快河长制的信息化建设,昆明、玉溪、楚雄、红河等推行了河长微信公众号,通过报刊、广播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采取发放宣传资料、新闻报道、微信发布、编发简报、召开村民会等方式,广泛宣传全面推行河长制的重要意义、相关政策规定。结合“世界水日”“中国水周”“科技活动周”等宣传活动,开展中小学生保护环境、爱水惜水护水专题教育活动,发挥学生的宣传员、示范员和监督员作用,以学生带动家庭,以学校带动社会,将全省河长制宣传教育推向深入。

二、云南省河长制工作开展取得的成绩

(一)落实行动,各地州(市)积极推进重点河湖整治

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挂帅、亲自推动下,对云南境内7大水系流域和9大高原湖泊制定“一河(湖)一策”方案16个。以九大高原湖泊、六大水系为代表的纳入国家考核100个监测断面地表水,2017年1至11月监测数据优良比例为77%,重要江河湖泊水环境治理初见成效。

昆明市在滇池流域河道率先实行生态补偿机制,印发了《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办法》,明确了考核断面、考核内容、补偿金核算污染物数量及污染物单价,每月将考核结果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出台了《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金核算细则(试行)》《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水质监测办法(试行)》等配套文件,积极探索建立公平公正、完善有效的河道水生态补偿机制,按照“谁污染、谁治理,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让产生水污染并治理不力的县(区)对相邻县(区)给予经济补偿,鼓励受益地区与保护生态地区、流域上下游通过资金补偿开展跨地区生态保护补偿试点,用经济手段进行惩罚奖励,促进河道上下游的县(区)属地强化责任,调动区域治污积极性。昆明滇池流域通过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已累计向滇池生态补水22亿立方米,通过与滇池环湖截污、入湖河道整治等治理措施联动,滇池全湖水质近年首次由劣Ⅴ类转为Ⅴ类。

玉溪市紧紧围绕稳定保持抚仙湖Ⅰ类水质的目标,始终坚持“五个坚定不移”,大力实施综合保护治理三年(2018—2020年)行动计划,着力实施关停拆退、环湖生态建设、镇村两污治理、面源污染防治、入湖河道综合整治、城镇规划建设、产业结构调整、新时代“仙湖卫士”八大行动,扎实开展突出问题整治“百日攻坚”雷霆行动,关闭径流区企业26家、磷矿点14个、采砂石场49个,强化了红线管控;搬迁沿湖群众8122人,拆除房屋92万平方米;建成污水处理厂4个,实现了村庄污水收集全覆盖,农村生活垃圾处置率达80%以上;实施流域绿色农业示范工程,拆除塑料大棚4827亩,实施退田还湖3528亩,建成人工湿地2395亩、湖滨缓冲带7425亩,为抚仙湖稳定保持Ⅰ类水质起到了关键作用。

大理州把“洱海清,大理兴”作为根本发展理念,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开展洱海保护性抢救工作,启动全民保护洱海等“七大行动”;从2017年开始,洱海实施截污、河道整治、违建清理、客栈餐饮整改管理等“七大行动”,实现了148公里环湖岸线和29条入湖河流岸上、水面、流域网格化管理全覆盖;全面经过检测,影响洱海水质的磷、氮等主要指标均逐月下降,水体透明度达19米,为2000年以来最好水平。

楚雄州在全州范围内开展了“清河行动”,加大重点河流治理力度,2017年共完成中小河流、重要支流治理工程8件,完成投资296亿元,治理河道407千米。实施青山嘴大(二)型水库上游、龙川江、青龙河等8个人工湿地项目,约1800亩,每年可处理(净化)水量1650万立方米。通过实施人工湿地工程,目前青山嘴水库库前、库中水质常年达到III类水质标准。双柏县小庙河水库(查姆湖)2017年入选第十七批国家水利风景区。全州共建成污水处理厂11座,2017年建成城市污水管网4072公里,污水收集率达92%,处理率达88%。大力开展城乡“四治三改一拆一增”和乡村“七改三清”工作,县城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100%,乡镇生活垃圾有效治理率达9892%,自然村垃圾有效治理率达9701%。2017年全州共投入资金近3亿元,完成河道、堤岸绿化美化462公里;楚雄市被国家林业局授予“国家森林城市”称号。

德宏州河长公示牌结合民族特色,成为河、湖、库、渠边的一道亮丽风景,在农场和园区也设立河长办,把河湖管理列入村规民约,河道管理不留死角。昭通市采取无人机参与河湖监控,下达“河长令”。

(二)全面推进河长清河、“七改三清”专项行动

按省河长办要求以“岸上无违建、水面无垃圾、河中无淤污、河岸有绿化、污水无直排和消除黑臭水体”为目标,开展以河道清淤、河道垃圾清理、河道拆违等为重点的河湖整治行动,全省河流垃圾清理成效显著。全省共核查入河排污口934个,其中,企业(工厂)废水入河排污口599个,混合废污水排污口35个,市政生活废污水排污口258个,雨污合流市政排污口42个,全省“河长清河行动”投入整治人数344万人次,投入整治车辆307万台次,投入资金1238亿元,整治面积3686万平方米,清理河道31786公里,清理垃圾719万吨,拆除违章建筑105万平方米,开展联合执法1446次,出动执法人员113万人,打击非法采砂点1405个,整治非法种植植物面积54万平方米,处置非法排污口248个,整治非法网箱养鱼、捕鱼43起,河道两岸生态恢复面积18195万平方米。

全面推进人居环境提升工作,在城市全面实施治乱、治脏、治污、治堵,在农村大力开展改路、改房、改水、改电、改圈、改厕、改灶和清洁水源、清洁田园、清洁家园的“七改三清”行动,有力促进了全省城乡河、湖、库、渠垃圾和违建的清理,河道、岸线脏乱差得到有效整治,城乡河湖环境已焕然一新。截至2017年底,全省共计1151个乡镇建设了生活垃圾处理设施,设施覆盖率为95%,较2016年底增加45%。共计753个乡镇建设了生活污水处理设施,乡镇设施覆盖率为62%,较2016年底增加36%。约75%的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治理,较2016年底增加37%。乡镇镇区建成2座以上公厕和行政村村委会所在地建成1座以上公厕基本实现全覆盖。

(三)强化监督,建立督察体系

充分发挥人大、政协的监督作用,全面建立省、州(市)、县(市、区)三级督察体系。分别由党委副书记担任总督察,人大、政协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副总督察。总督察、副总督察协助总河长、副总河长对河长制实施情况和各级河长履职情况进行督察、督导。各级总督察、副总督察已积极开展督察工作,省人大、政协领导带头履行督察职责,目前,省、州(市)、县三级共进行了1424次督察。大理州、楚雄州、玉溪市、丽江市、保山市、普洱市、昆明市等其他州(市),结合本地的实际,引入“企业河长”“民间河长”“学生河长”等方式参与落实河长制。2017年以来,各级河(湖)长共巡河巡湖403755人次,省、州(市)、县(市、区)均对下一级开展了监督检查,全省共进行督导检查4522次。2017年以来,各级河(湖)长共巡河巡湖403755人次,其中,2018年,各级河长共巡河巡湖85233人次,其中省级河长巡河10人次,州(市)级河长巡河91人次,县级河长巡河3473人次,乡镇级河长巡河20676人次,村级河长巡河60975人次。

三、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个别地州县(市)、部门、乡镇和村(社区)对水环境的严峻形势和实施河长制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艰巨性、复杂性认识不足,站位不高,工作停留在一般性推动上

一是部分成员单位履职尽责不够到位,部门协同攻坚意识不强,力量、资金资源整合不够。二是乡镇、村两级河长虽然已开展了巡查工作,但分级分段的巡河、管河、治河工作机制还未形成。尤其是乡镇领导对主要河流、重点断面、关键部位的水不清,河不畅,岸不绿,景不美深入分析研究落实不够。三是现行实施意见和制度,精细化程度不够,可行性操作性不强,有的甚至于形成两张皮。四是有的领导巡查检查走形式,巡查检查过后不闻不问不管。五是农村部分群众生态保护意识差,户内垃圾户外扔、村内垃圾村外倒等不良习惯改变难,积极主动参与生态环境监管治理主动性自觉性不强。

(二)一些河(湖)长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职能作用发挥不够,全省落实河(湖)长制、加强河湖保护治理工作推进还不平衡

一是具体实施过程中,河长工作分析研究不深不透,思路不宽,办法不多,措施不力,成效不明显。有的乡镇一级制定方案照抄照搬,建立制度只改头不换面,下发文件上下一样粗,缺乏应有操作性可行性。没有从全局的高度研究发现问题,找准根源。没有从如何控制污染源,禁止非法挖沙采石,有效防范滑坡泥石流等灾害,恢复植被等方面提出可行思路,拿出解决办法。工作还停留在以文件传达文件,清河治河工作反而满足于捡捡垃圾,巡查工作看看记录,督察工作查查材料。二是部分河长履职不到位,基层责任“挂空档”。总河长副总河长重视程度高的乡镇,抓工作相对较好,在办公经费和人员上有所保证。总河长副总河长重视不够的乡镇,工作推进滞后,疲于应付。有的河长还没有按半年一次要求专题召开会议研究部署落实检查,有的河长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到实地巡查指导,有的河长虽然巡查了但没有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等等。村级河长和村小组巡查员职责落实出现了“空档”,工作向群众中推进慢。

(三)上下联动、部门互动机制作用发挥不充分

目前,虽然都建立了河长制部门联席会议制度,但上下联动、部门互动机制、相互配合尚未完全发挥出来,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联合执法、生态修复等协同推进的工作力度还有待加强。协调联动不够,推诿扯皮依然存在。区域之间,乡镇之间,部门之间,部门与乡镇之间,干部与群众之间协调联动不够,特别是对跨区域河流的联合整治和行政执法联动不够。行政区划不同,河流的管理及治理涉及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在涉及跨区域的河流治理及管理中,容易出现“自扫门前雪”和下游管不了上游等问题,跨行政区域监管协调统筹不够,导致跨区域河流整治成效不明显。

(四)河湖保护治理效果还需提升

云南省河流湖泊纳入国家考核的100个断面有23%不合格,全省有41个重要水功能区不达标,Ⅳ类以上水质河流长度占总长度的122%,河湖开发利用率普遍超过70%,乡镇污水处理设施覆盖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低4个百分点和20个百分点;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情况,流域开发方式粗放、截取生态流量、侵占河道、围垦湖泊、超标排放、非法采砂等现象仍然不同程度存在。

(五)上热下冷突出,宣传发动不深入不全面

省、州、市委、政府高位推进河长制工作,但有的乡镇和部门仍把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看成是水务部门的责任,与己无关,日常巡查督察检查落实还存在水务部门唱“独角戏”现象。宣传形式单一,没有广泛动员发动群众,“老办法不顶用,新办法不会用,硬办法不敢用,软办法不管用”,工作针对性、感染力、说服力、渗透力不强。停留在以会议落实会议,动员动员号召号召,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重要意义,目标任务,职责措施不能及时传达给群众,大多数村、组干部和群众不知道河长制是回什么事,工作出现了“断层”和“盲区”,群众参与积极性不高。

(六)政策措施有待完善,组织保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河湖库渠管理保护的地方性法规和政策措施需要进一步健全完善,“一河一策”“一湖一策”、河湖岸线确权管控、河长制信息系统建设等基础性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各级河长办机构已经成立,但大多数人员为临时抽调,市级河长办人员编制配置还未全部到位,部分县区虽然领导职数已核准,但人员一直未配备,此外还有办公设备不齐全、办公经费没有落实等问题出现。

四、意见建议

(一)提高政治站位,进一步深化思想认识

河长制工作是党委政府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着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思想认识,树立生态优先的新发展理念,围绕“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目标要求,完善各项工作措施,扎实推进河长制工作。

(二)多方筹措经费,强化基层服务保障

推行河长制,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工作目标,需要做长期而且艰苦细致的工作,要根据工作推进的实际需要,多方争取资金保障。建议加大对河长制工作信息系统建设的技术指导和培训,安排专项建设资金,从中央层面加大河长制湖长制工作的资金保障。另可结合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农村环境治理项目、民族团结示范区的建设等项目开展工作。

(三)强化督察督导,压实各级河长责任

各级总河长、副总河长要以上率下,率先垂范,认真履行本行政区域内的河库渠塘管理保护的主体责任,总督察、副总督察协助总河长、副总河长对同级有关主任部门履职情况进行督察、督导。强化工作措施,形成工作合力,一级抓一级、层层传导压力的工作格局,压实各级河长督察长巡查员责任,针对辖区实际问题提出思路拿出解决办法,一方面要抓市乡镇村三级班子领导这个关键少数,另一方面要抓好群众的宣传发动教育引导,激发群众参与巡河管理治理的磅礴力量,让各级河长履行职责更加到位。

(四)以问题为导向,推进水污染防治重点工作落实

深入开展污染源排查,建立河库渠范围内工业点源污染、农业面源污染、养殖点污染、生活用水污染台账,绘制水系和污染源分布图。严守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实行水资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因水制宜。严格治理工矿企业污染、城镇生活污染、畜禽养殖污染、水产养殖污染、农业种植污染,努力改善水环境质量。

(五)加快监测体系和信息平台建设,提高环境监测和信息化管理水平

对现有水环境监测体系进行整合完善,建立省、州、县市三级河长制监测评价体系,加强河库渠跨界断面、主要交汇处和重要水功能区、入河库渠排污口等重点水域的水质、水量监测,满足河库渠健康评估及考核数据要求。建立河长制信息管理平台,逐步实现信息共享、任务派遣、目标考核、应急指挥数字化管理,将日常巡查、问题督办、情况通报、责任落实等纳入信息一体化管理,提高工作效能。

(六)加强宣传引导,推进河长制工作

一是认真组织各地州(市)总结河长制工作经验成效,树立一批河长制先进示范县、示范乡、示范河(湖),加大先进典型宣传力度。二是多措并举引导,发动群众群策群力。以乡村治理为抓手,强化村级自治组织作用,修订完善落实村规民约,提高村民自治管理水平。把私挖乱采砂石、破坏生态,乱堆乱倒乱丢垃圾等不良行为,用村规民约规定下来,明确哪些事能做,那些事不能做,积极倡导人人保护环境行动,最大限度发挥群众潜能,把集体的事变为自己的事办,强化自我管理水平。三是推进河湖库渠管理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健全公众听证、环保志愿者、社会监督员等群众参与制度,制定群众参与巡河发现问题举报制度,及时解决和回应群众参与巡河发现问题的整改落实,调动群众参与生态保护建设的积极性。依法向社会公开河湖信息,及时发布政策措施,进一步提高工作透明度,营造群众监督、全社会广泛参与的河长制工作新格局。

(七)加强协调联动,切实解决实际问题

真实掌握河情库情渠情,以问题为导向,加强各层级之间协调联动。必要时组建水务、环保、国土、林业等相关部门的联合执法队,对重点地区重要时间节点重大违法非法行为,进行专项整治。建议开展跨界河流河长制工作的专题研究,协调相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河长制的联动机制、工作推进机制等。

(作者系九三学社楚雄州委原主委)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