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华:调研选题要“小题大做”

日期:2021-06-1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杨春华系州委统战部宣传调研科科长、四级调研员点击:2158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在楚雄州统一战线宣传调研工作研讨会上的发言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统战工作调研要坚持“小题大做”——从“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启示”说开去》。

83年前、82年前,即1938年至1939年间,在云南大学教授社会学的费孝通先生徒步百余里,先后两次深入到禄丰市金山镇的大北厂村(“禄村”)、恐龙山镇的李珍庄村(“易村”)开展“田野调查”,时间长达7个月之久。在“禄村”开展调查的时间先后5个月,在“易村”开展调查的时间是2个月。费孝通先生在禄丰开展“田野调查”,聚焦重大课题,克服诸多困难,深入田间地头,以深入的作风,通过扎实的调查研究,数易其稿,成就了《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两部学术巨著,对后世学术研究和社会调查产生深远的影响。

费孝通先生在禄丰开展社会调查期间,为了不打扰人民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两次居住在“易村”的文昌宫、土主庙,每天待村里炊烟升起自己才生火做饭,坚持每月一次徒步到易门县城买米买盐买菜,解决生活问题,分“洋糖”给村里的人吃等等很多事迹一直感染着我,教育着我。我记得去年的“五一”节假期我是在“易村”、“禄村”开展蹲点采访,之后数次夜访“易村”、“禄村”,持续开展蹲点采访,在“易村”的夜里,我一边跟村民拣辣椒、扎辣椒,拣土豆、花生,袋装,一边跟村民聊天,倾听费孝通先生当年开展社会调查时的感人故事。近两年来,通读了费孝通先生的巨著《费孝通全集》,追寻了费孝通先生的《云南三村》的足迹,感悟了费孝通先生的调研精神、扎实的调研作风、严谨的调研方法。

通过学习费孝通先生的调研方法,结合个人的业务工作体会,统战工作调研的选题要“小题大做”。

费孝通先生在云南大学任教,为什么徒步百余里深入到禄丰的乡村开展社会调查?《禄村农田》的序言中是这样说的:“1938年,时值祖国山河沦陷、全民奋力抗战的初期,作为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归国的留学生,受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教授的熏陶和影响费孝通选择了到云南山区农村进行社会调查,且他从英国回到昆明才两个星期,为什么会如此执着?如此迫不及待?费孝通先生说 :“我当时觉得中国在抗战胜利之后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我们将建设成怎样一个国家。在抗日的战场上,我能出的力不多。但是为了解决那个更严重的问题,我有责任,用我所学到的知识,多做一些准备工作,那就是科学地去认识中国社会。”

正是费孝通先生要从根本上读懂中国,立志要解决中国社会“更严重问题”的愿望与初衷,成就了云南“禄村”“易村”的方法论,使之 80 多年来的影响历久不衰。

肩负着为社会、为国家作出自己积极的贡献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费孝通在成就了《江村经济》这部巨著之后,又深入到禄丰开展调查研究,成就了《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费孝通先生虽然着眼于宏大的背景选择宏大的课题做研究的对象,但他选择的是“江村”“禄村”“易村”等“小切口”的点做研究对象,他运用的方法是“小题大做”的方法。具体到费孝通的“小题”即《禄村农田》,也是一直坚持“小题大做”的调研方法,比如,“农田的买卖”一章中的“买田的原因”“农田出卖的原因”“土地外流的原因”等都是很多系列性的“小切口”。这些“小切口”不但“小”而且都是带着鲜明的问题导向。又如,“生计”一章,“日常生活费用的分析”“五户人家支出清单的分析”“日常生活费用的分析”等,也是如此,“切口小”,带着鲜明的问题导向。纵观费孝通先生在“禄村”、“易村”的田野调查,其基本方法是选择题目小、切口小,容易研究,容易驾驭的课题作深入深透、解剖麻雀式的研究,让众多“小切口”的小课题支撑起“切口小”的大课题。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平原先生在其《很多人写不好论文是误把教科书当作写作的范本》中这样写道:大题大做往往不是调研报告所能承担的,调研都要个把月,大题小做写感受可以,做调研报告或写论文不行。题目小才做的深透、饱满;但是这个小切口的题目也必须是带着问题的题目。陈平原指出,教科书的特点往往就是这样,比如,杜甫诗歌的三大特征、古代中国农民起义的四大特点。这个是平行的、并列的,没有问题导向的。这个是教科书的特点。而做调研、做论文是要找到一个问题,一步一步往前推进,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调研报告要得出可以操作、可以有效解决问题和困难的结论。这个观点和方法费孝通当年做“田野调查”的时候用的也是这个。这些方法都是经过实践有道理的、可行的,基本是通用的。我们在开展调研或撰写调研报告时,不妨加以学习运用。

多年前,我们跟州委某部门联合开展一个课题调研,这个课题是《统一战线服务科学发展观》。我们成立了一个调研组,制定了很严密的调研方案,花了很长的时间开展调研,几经周折、几经修改完善,但成果出来效果不理想,最后不了了之。我个人觉得,导致调研成果不理想,成果用不了,主要原因是课题范围太大,没有驾驭好,深透不了,最终调研成果没有实际价值。比如,2019年,牟定县委统战部曾经做过一个课题调研,就是关于《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问题及困难研究,这个课题带有明显的问题倾向。支撑观点是一些鲜活的案例,如条例第二章第五条乡镇党委的统战职能和统战委员的配备作出了规定,牟定的情况是什么;永仁县也做了一个课题研究,就是如何做好乡镇统战工作。其中提出的乡镇每年要确定1-2个统战工作重点,抓深、抓细、抓实,重点突破,探索把统战工作延伸到村的工作,尝试将相对稳定的村组织书记设立为村级统战联络员的案例很能说明问题。这两个课题获得了当年的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课题切口小,带有问题倾向是这两个课题的基本特点。切口的大与小决定了课题研究能否深浅的程度。

除此,费孝通先生的调查研究给我的启示是,对问题持续深入的分析研究,不像我们平时开展的调查研究,调查的多研究的少,资料罗列的多分析研究的少,只见情况不见分析,只见平行的大堆材料,不见从分析中得来的观点。

费孝通为什么要选择禄丰大北厂村进行他的开创性的“田野调查”呢?有的书上记载着是由于他在燕京大学的同学禄丰大北厂村人王武科的介绍而选择在禄丰大北厂村调研,这个显然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个费孝通先生是有过证述的。如果说,费孝通先生英国留学归来后,选择在昆明谋职是偶然,那么,他选择禄丰的大北厂村进行田野调查的点是必然。必然的主要原由是,费孝通先生来禄丰大北厂村开展田野调查之前的 5 年,他就已经研读了《云南省农村调查》,其中的“旧账”一直在费孝通先生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禄村”的情况在“是在旧账中纪录的”,他想以“禄村”“5年前的旧账”与“现在”的“情形”做一个比较,以便得出费孝通先生没有答案但肯定有答案的“答案”。

《费孝通全集》第三卷第 90 页,“评云南省农村调查”一节,其中有一段专门讲述到了费孝通先生选择禄丰大北厂村开展田野调查的重要原由 :“关于云南农村状况的参考书,最普通的是 1935 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行政院农村复兴委员会丛书《云南省农村调查》。这是1933 年 12 月至 1934 年 2 月内,复兴委员会派员在云南五县,26 个村调查的报告。这是一篇 5 年前的旧账。当我开始在云南内地进行农村社会经济调查时,就想根据这篇旧账和 5 年后的情形对照一下,看这一段时间中,内地农村中有什么重要的变化,所以我们挑定禄村,因为这是在旧账中纪录的。”

这是费孝通先生为什么选择“禄村”作开展“田野调查”的点的一个重要原由。从这个事例,我们得到一个有益的启示,费孝通先生的调查研究是坚持问题导向的,是奔着问题去的。

切口要小,带有问题。这是调研的基本原则。也是我近年来从事调研工作的一点粗浅体会。我今天的发言就这些,见笑方家。谢谢!